两江中国原生--做中国最好的原生网络 两江网络

两江中国原生--做中国最好的原生网络 两江网络 门户 中国首届原生造景大赛回顾和展望

中国首届原生造景大赛回顾和展望

发布者: 两江中国原生 | 发布时间: 2019-4-9 20:04| 查看数: 530| 评论数: 3|帖子模式

5b6485b1e473819f8cc4c43b1fe75721.jpg


去年应组办方邀请,有幸参加了首届中国原生造景大赛的评判工作,今年大赛在即,应所请谈谈自己对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原生造景大赛的回顾和展望,供大家商榷。

“原生造景”是近些年才广为流传的一个词语,顾名思义,就是力图突破传统水族造景受限于单一的审美角度,希翼通过原生造景,体现出某一原生水域,以及当地生境和生物风貌,其中包含了审美,生境,物种等多种元素,尽量去掉人工雕琢痕迹,从而体现自然的美与协调,达到更深层次的人与自然的情怀表达。

可以定义,原生造景相对传统水族造景,对造景者的审美能力,自然景致的观察和刻画能力,乃至于生物物种信息的准确把控,原生地生境的理解和深入,自然之美的情怀纾解,有更高的知识要求和技能诉求。

原生水族造景是传统水族造景的高阶升级,同时会对造景者提出更高更严苛的要求。

去年在CIPS展会的主办方长城国际展览和Ifish以及两江网络的通力协作下,打造了中国第一届原生造景大赛,为中国原生造景的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令人鼓舞,但同时由于是第一届比赛,比赛中问题的出现在所难免,下文就个人感观,总结比赛过程中的一些得失,为新的一届比赛的参与各方提供建议商榷。

1,对原生造景定义理解的误区

原生造景,简而言之指的是特定的水域环境及其该水域的自然物种在水族箱中的体现和复制。在第一届的比赛近百份参赛作品中,地域水体和物种混淆,是一个相对突出的问题。

举个例子:有份作品,描述的是我国境内,某段江河的主题,其中成品照片中,沙子,鹅卵石基本都对能题,甚至看得出有些还是从江边自然地采集而来,但是里面的物种却是南美亚马逊的“红绿灯”鱼种,只此一项,被参评裁判一票否决。这是最典型的生境表达和物种混淆错误。

2,忽视自然生境的物种密度,状态,共存度等问题

有些参赛作品,生境和该生境中的物种配搭并没有明显错误,但是可能是参赛者为了视觉效果,在物种投放数量上加大了许多,这点也被评委们加以扣分,其原因就是物种密度远远超过了实际水域可能的物种密度,这样的扣分实际上非常可惜。

其次,还有诸如明显有病态特征的鱼出现在参赛作品中,也是被评委以扣分,究其原因就是国际评委们认为,原生造景的目的是鱼类生活的水族箱更加健康和自然,符合国际流行的动物福利原则。病鱼的出现映射出缸内生境的不协调因素。

还有必须注意的是,某些凶猛物种和弱势物种同时出现在缸内,而被裁判们判定为,缸内水体面积和可供躲藏区域无法支持该造景内的物种和谐共生的延续性,所以也是扣分项。

3,美学的考量

原生造景不但难在“原生”二字,同时必须兼顾水族箱所能展示的美观效果,审美和原生造景之间的协调与统一,是道难题,如何将其原生水域的自然状态通过美的方式呈现在水族箱中,给人以美的享受,是非常考验功底的课题。

以光线的处理细节为例,有的参赛者为了视觉效果,加大了光线照射量,在实际评分中,被国际评委给予了扣分,其理由是,在自然原生水域,水下光线不会有那么大的强度。但同时也有参赛者,没注意到光线问题,光线较弱,也被判定为失误。

总的而言,第一届出现的参赛作品中的问题,从长远角度出发实际是最好的催化剂,它能让后续的中国原生造景走得更稳,更健康。

参评思考和展望

任何比赛本身,最重要保证的不是比,而是公平,第一届原生造景大赛,做到了这点。

首届中国原生造景比赛,定位于国际高端赛事,所以从全球各地邀请来了著名相关人士参与,过程中所有裁判打分互不想通,独立评定。而主办方不参与任何比赛作品的评分和讨论。

作为我本人而言在这方面感触更深,由于对国内原生领域的观察时间较长,使我心里有个认知,所有喜好原生的朋友,其实内心都存有一份美好,一份天真,一份童趣。这些东西实际上折射出的是人性最美好的一面。

作为一个“原生老人”,对此有义务和责任去维护这份情感,这是十几年来两江精神重要组成部分。同时这也是我欣然答应主办方邀请,并愿意无偿参与第一届的参评工作的重要原因。

可以坦言,比赛评分的内部讨论过程并不是一片和谐,其中裁判内部之间就产生过极大的争论,但恰恰是这些争论,体现出了裁判的认真程度和比赛的公平。

很多争论来自于每个裁判对作品理解的不同,特别是对国内外选手作品选取上的分歧和意见就比较突出,我为国内选手的入选不止一次的发表过自己的意见,据理力争。这些国内选手我并不认识,但我觉得应该给予他们的作品更多的尊重和理解。

实际上国际裁判也并没有太大偏差。他们都非常敬业,也客观严谨。使我学到了不少知识,获益匪浅。

问题的核心在于,国际裁判对本国或者传统的生境和物种相对熟悉,但对中国本土的生境和物种在理解上还需要不断熟悉深入的过程,毕竟国内很多地域有探访限制,同时这也是中国原生造景初次走上国际舞台,方方面面的认知都需要理解和深入,这些都是正常的也是客观存在的,为此主办方还特别在会后安排国际裁判深度和原生造景者们进行交流,甚至野外探访。可见主办方用心良苦。

通过这些举措,再加上作品评分项目的不断完善,我相信,新的一届中国原生造景大赛评委们的评分会更加合理,更加符合实际情况。

比赛过程中,我曾数次拒绝把某些鱼种纳入到参评和展示中,原因只一个,就是该物种至今还在国家二级动物保护目录上,虽然该物种已经大量人工繁殖,早已无灭绝之忧,市场也处于实际开放状态,但法律是刚性的,作为国际赛事,前提是必须遵守其法律法规,自身在法律的保护下,才更严谨,更能保护参赛者和主办方的各项权益。

这个问题,我想也是新一届中国原生造景大赛选手必须注意的事项。

但同时此类问题也引发思考:是不是可以采用替代的方法,在客观环境限制或法条的要求下,用相近同种属的,不在保护之列的鱼种作为替代展示,在参赛加以明确说明,此方法同样适用于原生造景所需的其它相关项,我想这些问题,也许随着以后原生造景大赛的不断推广和深入,会逐步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

在首届比赛过程中,有选手特意在水族箱中放入了塑料品和罗非鱼,以此来展示当地水域目前的真实环境,唤起大众对自然环保意识的觉醒。我认为这些想法都是有益的,也不排除在后续原生比赛的进程中,单列类似生态环保相关的比赛项目。不但反映出真实情况,同时折射出深层次的对自然环保的思考,这非常有意义。

曾经有人对我说,中国造景包括原生造景,离国际主流,特别是日本,德国等欧美发达国家还有很远的距离。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中国水族造景人不但聪明勤劳,特别在对美学的思考上,继承了独特的审美哲学,其中受到我国传统儒家、禅学等历史文明和文化的深刻影响,会更具有人文美学气质,以及更深层次的美学哲思。

假以时日,中国原生造景包括传统水族造景,必将领先于世界的潮流,或者现在正处于逐步超越和替代的前进历程中,对此我深信不疑,充满期待。

2019.04.09


2019,第二届长城杯中国原生造景大赛开幕了详情参见:


               

评分

参与人数 1火种 +1 收起 理由
公众号编辑 + 1 微信收录!

查看全部评分

最新评论

深爱禽鸟 发表于 2019-4-10 10:31
黄海龙王 发表于 2019-4-16 08:33
有深度,有高度
黄海龙王 发表于 2019-4-16 08:33
有深度,有高度

版权所有 © 两江网络, 渝ICP备10018879号-1 渝公网安备50010402000244号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复制和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